郝亚明: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目标,促进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发布时间:2019年3月27日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可以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功能目标、理论支撑与实践指引。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根本目标,表明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尊重与遵循,彰显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着眼于强化中华民族整体性的功能定位,明确了以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来促进国家建设的路径选择。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有助于构建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有助于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有助于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实践路径。

    一、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根本目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团结进步教育,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

    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指导思想,党的十九大报告的这段论述有三个关键词,分别是“民族团结”“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它们基本上锚定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民族工作的主体内容。从本质上来看,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一种行动导向,民族团结是一种社会状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则是一种心理认同。尽管这三者各有侧重,但它们之间并非是彼此独立的政策目标,而是有着紧密逻辑关联的理论体系。如果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视作一种政策导向的话,民族团结就是这种政策导向的直接目标,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这种政策导向的根本目标。就民族团结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关系而言,前者是后者的一种外在状态,而后者则是前者的内在支撑。在整个逻辑链条中,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起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终点。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之所以被视作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根本目标,一方面是因其在新时代中国民族理论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另一方面在于其反映了中国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推进国家建设的现实需要,契合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发展的基本需求。具体而言,这一根本目标的确立具有如下几点意义:

    其一,表明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尊重与遵循。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有着紧密的理论与现实渊源,两者深刻地反映了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一基本国情。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确立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根本目标,表明我国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基本国情的认识十分清醒,表明我们在尊重多元基础上凝聚一体的总体目标非常坚定。

    其二,彰显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着眼于强化中华民族整体性的功能定位。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一体意识一直起着凝聚与维持多元结构的作用。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确立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根本目标,一方面明确了通过族际交往互动、相互学习借鉴、空间与结构上的相互嵌入等过程来构建民族交融团结的社会状态,另一方面也驳斥了片面强调“分”而排斥“合”、强调多元而否定一体的心态。

    其三,明确了以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来促进国家建设的路径选择。在各民族人口频繁流动的“面对面”时代,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影响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社会生活领域,进入到国家建设和政治生活的视域之中。通过广泛而充分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统一多民族国家中国推进国家建设的必然路径选择。

    二、围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深入理解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但从逻辑上分别分析民族交往、民族交流、民族交融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功能,对于深入理解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也是极有帮助的。

    民族交往的本质是社会交往,它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和巩固过程中起到基础和前提的作用。持续而紧密的社会交往本身既是一个共同体存在的核心标志,同时也是共同体意识形成与维持的核心要素。马克思指出:“社会——不管其形式如何——究竟是什么呢?是人们交互作用的产物。”也就是说,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社会这种人类共同体就不会形成。在民族结构多元的情境中,没有不同民族个体之间、不同民族群体之间持续的社会交往,多民族社会将无以为继,更不可能在此基础上形成共同体意识。所谓民族交往,就是族际之间的接触与互动,其对于共同体意识形成的基础性作用有着坚实而广泛的理论和实证基础。民族交往是构建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必由之路,并最终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奠定坚实的基础。

    民族交流的本质是文化交流,它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和巩固过程中起到纽带连接的作用。这里的文化是广义的,涵盖了生产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社会心理等广泛的内容。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生态多样,各个民族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形成了多姿多彩的文化形态,并共同构成了内涵丰富的中华文化。不同民族的文化既有共性的一面,也有个性的一面。无论是对于共同体的正常运转,还是对于共同体意识的培育,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交流都是不可或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各民族精神文化聚合物的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就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巩固除了需要坚实的物质基础之外,也必然需要共同的精神文化基础。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必然是在各民族文化进行广泛交流互动、相互借鉴吸纳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共性的文化基础,进而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纽带与连接。通过加强民族交流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既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应有之义,也是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精神保障。

    民族交融的本质是结构交融,它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和巩固过程中起到结构支撑的作用。有别于将其与民族融合关联起来的错误理解方式,民族交融应该从结构交融的角度进行理解,强调的是不同民族的个体、群体在社会结构上的相互嵌入和彼此关联。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所表述的,就是各民族通过频繁而有序的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一个结构相连、利益相关、情感相通的共同体的社会形态。有学者认为,我国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社会结构,其目的就在于促使不同民族成员嵌入到其他社会结构中去,从而为消除民族隔阂、实现交融创造条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族交融的过程就是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社会结构的过程。通过加强民族交融来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社会结构,能够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社会结构层面的支撑。

    综合而言,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有助于构建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有助于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有助于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从而实现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根本目标。

    三、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实践指引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不仅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理论构建的中心,也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实践工作的指引。就政策设计和学理逻辑而言,在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两者之间,前者是手段,后者是目标;前者是形式,后者是内容。在实际工作中,要正确处理和认识两者之间的关系。

    要正确认识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对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积极意义。费孝通先生整合大量的考古发现、史料记载、语言学与人类学研究成果,对中华民族的多元起源、凝聚核心的形成与发展、地区性多元统一基础上的大一统局面、民族间的大融合大流动等问题进行了理论阐述,清晰完整地展现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逐步形成的历史进程。这一理论不断得到发展,其中一个根本性的结论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和发展的核心推动力量。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路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根本目标。澄清这一领域内的片面的乃至错误的认识,才能以一种不急躁、不冒进、不消极、不抵触的态度推动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实践工作。

    要尊重客观规律,系统推进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里的客观规律,一方面是指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自身的规律,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涉及到复杂的人际群际互动、多元文化碰撞、社会结构重组等问题,在每一个方面都有自身的运行规律存在,它们既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现实基础,也是必须遵循的客观制约;另一方面是指民族工作自身的规律,无论是作为手段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还是作为目标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其自身都是一个多元因素交织的体系,这就要求我们在以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实践工作中,系统地规划、稳步地推行、广泛地实践、长期地积累,绵绵用力、久久为功。

    要树立目标观念,以是否有利于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评判准绳。基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通过加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达到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根本目标,这既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整体理论框架,也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实践评价标准。在加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实践工作中,要坚决摒弃从数量、形式、速度等方面来评价政策效果的错误做法。评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实践工作成败优劣的标准就在于,是否有利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形成与巩固。以中央和地方的一些政策实践为例,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组织少数民族参观团到全国各地进行参观学习、新疆持续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等之所以成为成功范例,就在于其通过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方式有效地铸牢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9-03-22

打印排版
青海省社会科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西宁市上滨河路一号 青ICP备08100067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070号



电话:0971-8454679